花木兰:男权文化中新型的理想女性形象(转载)

更新日期:2022年06月01日

       《现代语言(文研版)》2009年第11期木兰:重男轻女文化中的新理想女性形象总结, 结合文本独特的叙事方式, 可以确定木兰是一个新的理想女性形象。儒家礼仪规范。关键词 木兰的主要特征 四美德 新理想女性原型 木兰 父权文化的产物 关于木兰的形象, 袁行培先生主编的《中国文学史》是这样分析的:“《木兰诗》成功塑造了不朽的木兰木兰的形象。木兰是闺中少女, 英雄英雄, 当祖国需要她的时候, 她挺身而出, 代表父亲参军, 伪装成男人, 在战场上驰骋十余载岁月, 立下了汗马功劳;凯旋归来后, 谢绝官职回到家乡, 表现出淳朴高贵的情操。木兰是人民理想的体现, 集中了中华民族勤劳、善良、智慧、勇敢、刚毅、朴实的优良品质城市, 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英雄形象, 深深植根于中国北方大地, 尤其是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。” 1 教材把木兰的人物形象概括的很全面, 但问题是这些形象元素都是简单罗列, 简单拼凑在一起, 缺乏主导特征。黑格尔认为, “特殊性应该有一个主要方面作为主导方面”, 正是渗透到万物中的个性“将万物融为一体, …… .从源头衍生出每一个词, 甚至思想和行为的每一个特征。 ”“世界公认的所有典型车型都有这个‘共性’, 典型等级越高, 这个共性越明显。 2在《中国文学史》的阐释中, 木兰的形象恰恰缺乏这一显着特征。正是由于对木兰形象的主导特征的不同认识和理解, 许多文章才坚持自己的观点。有的文章捕捉木兰代父从军、驰骋沙场的壮举, 认为是在歌颂传奇女英雄, 表达“谁说女人不如男人”的主题;有的突出木兰对和平生活的渴望和热爱, 认为是反战有的突出木兰对家庭的无私奉献, 赞美木兰的孝道等等等等。这些观点突出了木兰形象中的某个元素, 而忽略了其他, 导致人物形象缺乏整体性和有机性。为持之以恒, 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诗中所呈现的人物形象的要素, 在特定的历史文化语境下理顺它们之间的结构关系, 从而准确理解木兰的人物形象, 把握诗歌主旋律。在大多数学者看来, 《木兰诗》原是北朝人民所唱的一首诗, 在长期的流通过程中, 经过隋唐文人的提炼加工而成。问题是大多数学者只遵循语言从语言风格的角度, 我们来谈谈抛光现象。实际上, 这是中国文化对《木兰诗》文本体系的重构, 包括语言、结构、形象、目的等;正是父权社会主宰的文化力量, 用魔刀, 按照自己的文化需要和规范, 创造了所有的文化。对象的删除和转换问题。木兰形象充分体现了汉文化中女性的美德。在汉文化中, 尤其是在儒家伦理中, 女性必须以四德为准则。 《周礼?天官?内载》:“九妃掌握女学之法, 以教九皇, 女德, 女语, 女相, 女权。”郑玄作注:“女子的美德叫贞顺, 女子的言辞叫令, 女子的容貌叫婀娜, 女子的功德叫帛。
       ”东汉班昭在《女诫?女德》中对四德有更详细的解释,

二是女言, 三是女表, 四是女表。独树一帜;女人的言辞不必雄辩;女人的容貌不必色彩艳丽;女人的功德, 不必巧夺天工。女人的美德。
       选话说, 不说坏话, 不厌人的话, 就说女人的话。身名为妇面, 专精纺不笑, 清酒美酒, 服客, 谓妇技, 此四为妇技, 大德不可缺。” 《木兰诗》就是按照儒家对理想女性的伦理规范要求塑造木兰, 木兰完全符合四德规范。 “哈咻咻咻咻, 木兰是家纺。” “木兰是家纺“所呈现的生活画面, 是汉族文化中男耕织女的典型特征。从诗歌故事开始, 就呈现出勤劳能干的闺房少女形象。木兰伪装成男人。”代父从军, 驰骋沙场。多年来, 他对父母尽孝敬爱;胜利归来后, 谢绝官职, 回到故土, 以示眷恋。给家人。这是女性道德的体现。女性的话是在不同场合说话得体的要求在诗中, 木兰的言语反应非常得体和全面。不要听到机器的声音, 只听到女性的声音。叹息。问女人在想什么, 问她记得什么?没有思考和记忆的回答令人费解。据吴小儒先生研究, 在古诗词中, 广义上的“思”和“记”感觉 是包罗万象的, 而狭义的“思”和“忆”特指男女之间的相互纪念。从这几首诗的出处——《北朝折杨柳志歌》中, 我们可以得到旁证:“问女人怎么想, 问她记得什么?我奶奶答应娶个女儿, 但有今年没有消息。”木兰回答“没什么好想的”和“没什么好记的”, 意在表明她不是怀孕的女孩, 只是担心父亲年纪大了, 很难开战.当你提问和回答时, 提问者是谁?一般来说, 是她的父母。与女儿的问答, 还是旁白的问答。其实可以想象成这样一种情况:邻居路过木兰家, “听不到机器的声音, 只听到女孩的叹息声”, 邻居们见状疑神疑鬼, 好心调侃.对话不仅充满生活情趣, 还展现了木兰淳朴仁慈的性格;就这样, 吴晓“思”与“记”, 经王先生验证, 更能彰显其审美价值。木兰大获全胜, 得到了天子的赏赐。 “木兰不需要大臣, 却愿意千里迢迢, 送儿子回老家。”辞职的原因, 是如箭一般归心, 情与言相合。面对“不知道木兰是女孩”的朋友们的惊讶, 木兰用了一个幽默的比喻, “公兔的脚在飞舞, 母兔的眼神迷离, 两只兔子并排走, 可以安能告诉我是男是女?”句子巧妙地化解了尴尬和潜在的矛盾。木兰回到家乡, “开我东阁门, 坐我西阁床, 脱战袍, 穿旧衣, 在窗前戴上鬓角,

对着镜子涂黄。”一连串的动作, 让木兰忍不住从女儿的死中恢复过来。女性的喜悦充分体现了女性对容貌的珍惜。可见, 女性“四德”的规范是把女性限制在家庭生活的狭隘空间内。然而, 木兰与一般的理想理性女性有很大的不同,

她的勇气和武功, 也构成了她的传奇性格。通常, 这是男人占据和执行的领域。那么你如何看待木兰的智慧和勇气呢?班昭在《女诫》中说:“夫妻不须有德”。这或许是后世“女子无才为德”的根源, 但显然没有后者的偏执和狭隘。仔细研究文字的意思, 其实是有深意的。
        “不必”是一种否定的规范, 即女人不必有才华, 但班昭显然没有否认绝对不同的女人存在的可能性, 只是存在而已, 这就提供了对理想女性类型的全新想象空间。在更高的境界中, 女性也可以“显才”, 但人才必须服从于德, 即不能威胁和颠覆男性优劣的真正秩序。但是, 它仍然遵循着班昭“重德”的第一原则。这种更高境界, 正是在父权社会中构建新理想女性的愿望。之所以称其为新理想女性形象, 一方面是对《女性戒律》规范的有限突破和超越, 另一方面是她在特定的历史和文化背景下激活和重组两种女性原型。母系社会是人类历史的开端, 母系社会造就了一个古老的女性形象——女娲。 《女娲以黄土为人》(《太平玉兰》), “女娲炼五彩石补天, 断爪立四极, 杀黑龙救冀州, 积芦苇灰止淫水……”(《淮南子》)。创造世界、帮助世界的女娲女神是供奉的偶像, 是人类产生和存在的源泉。堪称女神的雏形。进入男权社会后, 男性控制了话语网络, 很早就在性别价值观上形成了一套系统的男权女权、男尊女卑论, 要求处于从属地位的女性要贞洁温和。
        “手像野草一样柔软, 皮肤像奶油一样……带着美丽的微笑和美丽的眼睛。” (《诗·魏风·说人》) 女性之美成了男人欣赏和戏弄的对象。从审美意识形态的角度看, 美丽的物件意味着小而光滑, 给主体一种舒适的感觉, 寓意着男人征服和占据女人的权利。力控制。但是, 男人是从女人的子宫里怀孕生子的, 这说明男人内心深处对女神的崇拜是无法完全抹去的。魏晋南北朝时期, 随着“人的觉醒”, 出现了对人才的重视, 包括对女性人才的欣赏。 《史说新语》中有很多记载。魏晋南北朝, 乱世战乱, 不仅女子文才受到重视, 女子武术也有了表现的机会。因此, 在这种特定的历史文化背景下, 尤其是在男性文化陷入危机的时候, 女神的原型便应运而生。 “永恒女神带领我们向上。” (《浮士德》) 木兰是迫于形势替父亲参军的。没有长子, 木兰也没有大哥。”父老, 弟年少, 木兰“愿为城麾下鞍马, 从此为爷爷而战”。这不是保家卫国的举措, 而是男权萎缩时的无奈之举。然而, 双重原型形象——女神和美女, 是主从关系;女神原型的激活和宣传是在不颠覆父权等级制度的前提下进行的。木兰以她的英勇、智慧和毅力立下了伟大的战功, 但木兰拒绝了可汗的嘉奖, 抛弃了高官贵胄, 回到了家乡, “脱下战袍, 穿上我的旧时尚。” ”。在欢乐的气氛中, 木兰自然而然地完成了从补天神到家美人形象的角色转换。木兰的传奇故事没有存在颠覆和粉碎父权制的统治规范。 《木兰诗》虽然以木兰为叙事主体, 但真正的主体是男性, 是父权文化所造就的欲望神话和女性神话。作为一种新的理想女性形象和人格, 木兰是新的历史文化语境下女神原型和美人原型的激活和统一。木兰不仅“独树一帜”, 而且恪守四德, 不至于对父权文化构成威胁。在后来的剧中, 穆桂英、梁红宇等人的形象, 都植根于这种新的原型形象组合。所以, 只以孝心来把握木兰的形象, 是见木不见林;但脱离父权社会特定的历史文化语境, 剥离对男性叙事主体的控制, 以木兰形象一味寻求和宣传女权意识, 是对一厢情愿的过度解读。通过理顺木兰意象元素的结构关系, 可以更清晰地解读木兰诗叙事风格背后的思想内涵。从叙事结构上看, 《木兰诗》在家庭-战场-法庭-家庭的叙事过渡中形成了循环结构, 可以看到故事的圆满结局;同时, 从叙事学的角度,

赛义德认为, 故事的结局同时暗示了故事中间过程的目的取向和意义方式。不回家是木兰对女性角色的认识, 家庭是父权社会女性的合法空间, 美的形象在家庭的框架中表现出审美意义, 否则就会成为灾难或丑闻。妲己、宝丝等女性。木兰的智慧和战功没有与男人和女人竞争低等的社会等级规范, 父权文化的危机只是一场虚惊。从繁简加工来看, 《木兰诗》时空跨度大, 内容丰富。木兰做家务时的思念、准备衣服时的忙碌身姿、上战场路上的爱与亲情、回家后重逢的喜悦、专注“女儿装”时的喜悦等等不厌其烦, 一丝不苟。而我这十年的奋斗人生, 也说了几句, 我惜墨如金。
       显然, 整首诗是贴近“木兰是女孩”的特点剪裁和叙述的, 突出的是木兰的女性美德, 削弱的是木兰在战场上的勇敢和毅力。叙事复杂与简单的背后, 是男性叙事主体的话语控制与欲望投射。叙事风格上, 诗的前半部分为悲怆, 重在抒发木兰对家人的眷恋;喜剧不仅是故事, 也是修辞。在喜剧氛围中, 一方面是实现民族文化团聚的心理期待;这意味着它化解了故事中男女社会和政治地位之间潜在的冲突, 并阻碍了人们深入思考故事的意义。在重逢的喜剧氛围中, 男女之间的权利鸿沟被弥合, 社会矛盾被巧妙地掩盖, 一些潜在的、威胁性的女性意识和思想被隐藏起来。在后来的诗歌和戏剧中, 有大量这样的故事。、女扮男装、中位状元、驸马, 最后, 在团圆的气氛中, 女性回归了男权社会所规定的女性榜样。这部喜剧也将《木兰诗》与其他带有反战倾向的诗歌区分开来。正如王夫人所指出的, 《木兰诗》没有描写战争的残酷和给人们生活带来的灾难和痛苦。木兰在战争与和平中都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和勃勃生机。这是《木兰诗》和高石的《延宋行》、杜甫的《军车》、《石沟里的官员》、《辞旧迎新》等抗战作品的不同特点。反战作品。 3 《木兰诗》之所以成为流传千古的名著, 不仅是因为其传奇的故事情节和精湛的叙事艺术, 还因为才女木兰有着男人梦寐以求的理想女性情结。分担父母的忧虑、依恋家庭、拒绝财富、告别英雄, 木兰的身份、地位和情感思维都不是自然的, 而是父权社会文化塑造的, 男性欲望外化的。象征。注释: 1 袁行培:《中国文学史》(第2卷), 北京:高等教育出版社, 1999年版, 第2页。 107. 2 黑格尔:《美学》(第1卷), 北京:商务印书馆, 1979年版, 第1页。 304. 3 王夫人:《木兰诗》的鉴赏与文化解读, 名著鉴赏, 1993年第3期。

Copyright © 2006-2022 宣城有限公司 xuancheng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mykindofnewyorkcity.com) 陕ICP备2017942954